第7章 僧杀案(六)杀人动机
书名:神捕请留步 作者:铁板烧地雷 本章字数:2205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1:12:04

馒头、油条、有福、有禄、有寿这么一瘫倒,闺房门外顿时传来一阵窃窃私语。

“没想到啊,居然这么多凶手。”

“是啊,秦大人一句话,吓倒了五个。”

“要是不心虚,能吓成这样吗?”

“要是没杀人,能这么心虚吗?”

议论的大部分是黄家内堂的女眷,丫鬟、老妈一干人等。也不知道是黄老爷疏于管理,还是有意让她们来站脚助威、营造一股强大的舆论压力、监督破案,她们居然被允许在这里旁听了。

县衙来的差役们,也是频频点头,自有一番为秦爷虎虎生威的一声断喝点赞的意思。

秦升心里跟明镜儿似的,凶器只有一枝金簪,凶手怎么可能有五个人之多。但是,这些和尚们嫌疑确实很大,他这一问也不过是一声诈语而已。

正所谓,柿子要挑软的捏,谁胆怯了谁的心理防线就脆弱,敲山震虎之后再加以询问,必然事半功倍。心虚者也必然是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

不过,七个和尚中,脏和尚面色自若,“豆汁儿”和尚仿佛正在沉思,居然没有被自己这一喝震住,真是出乎意料之外。既然他俩如此淡定,只好先行放过,先问地上躺着那五个再说。

秦升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地下这五个和尚,好好地给他们相了相面。虽说坏人从不会把“坏人”二字写在脸上,但是一脸凶相的人总似乎有更大的作案几率。为什么会有凶相,长时间的面部表情肌就凶在那里,才有了看上去就凶。当然,这只是从概率学角度上解读会大一些,面目和蔼的也未见的就都是好人,要是良心大大地坏了,是很难看见的。

这么一相之下,馒头就很尴尬了。

和其他几个人相比,馒头绝对属于那种看上去就不像好人的类型。更何况,他比其余几人都高壮粗大。

“你,人就是你杀的!”秦升目光如炬,死死地盯在了馒头和尚的大脸上。也真是难为这位永安神捕了,一千多年前的武朝,刑侦技术有限,就得更多地玩心理战术。

秦升这么一个诈语,围观的却马上有很多人相信了,喧哗之声四起,对着馒头是指指点点。刚消停一会儿的黄老爷也又折腾开了,跃跃欲试地要扑上来,那架势显见地要亲手掐死馒头,给自己女儿报仇。

哪知,这么言之凿凿地就说馒头是凶手,还一下子激发起馒头的反抗意识来了。

人,确实不是我杀的。

那,我凭什么怕成这样啊?

二师兄不愧是二师兄!

原来还是瘫坐在地、宛如一摊烂泥的馒头,冷不丁跪爬了几步,来到秦升面前,脖子一拔,反问道:“凭,凭什么说我是凶手,又,又凭什么说,小姐一定是我们几个和尚杀的,黄府这么多人,家丁、下人,没有三十,也有二十,凭什么就怀疑我们?”

嗯——几个原本堆坐在地的和尚,听馒头这么一说,也都来了精神——对啊,凭什么就怀疑我们?

依然站着的脏和尚,也是微微点头,心说,这个胖和尚可以啊,居然还抓住了一个反击点。

秦升也点点头,显然是对馒头的表现有点赞赏了。虽然馒头能反击有点出乎意料,但对手要是太怂,又怎么能显现自己神捕的强大实力呢?

不过,对于馒头的反击,秦升显然早有准备。他没有马上回答,反而背离了馒头,转身面向围观的众人,双手一摊,嘴角一撇,一切造型摆好之后,这才不慌不忙地道:“这个胖和尚问的很好,但很遗憾,你们七个和尚,只能是唯一的怀疑对象。”

现场顿时全都静了下来,都在等待永安神捕的精彩推理。

“黄小姐的死状,大家想必都看到了,金簪刺中心脏而死。这样一枝金簪,完全没入心脏,必须是一个成年男子才能办到的。所以,前天夜里到昨天清晨,黄府内的女眷,全部都可以排除嫌疑!”

现场顿时响起一片娇滴滴的喝彩声,十来位黄府女眷,对此表示完全赞同。

随即是一片掌声,每次秦捕快的案情分析到精彩处,县衙的差役们自然会狂舔一番。

“再说黄府的男丁,那天晚上,统统地不在府里,而是远在县城黄老爷新开的买卖铺子里去帮忙,试问,这些人能隔空杀人吗?”为了佐证自己的结论,秦升猛地转向脏和尚,问道:“据你说,那天晚上,只有黄老爷一个男人在家,是不是?就连款待你们的饭食,都是后堂女眷做好了,黄老爷亲自端上来,是不是?”

脏和尚点点头,显然是完全支持神捕的说法。

稍稍安静的黄老爷也走上前道:“秦爷,正如你所说,那天家里的男人,就是这七个化缘的和尚。要知道他们……,我就……”说罢,黄老爷又哽咽上了,显然是为前天晚上招待七个和尚、导致女儿惨死的事情,后悔莫及。

“黄,黄老爷,那,那你不也是,不也是男人么?”有禄和尚一看己方不妙,很机灵地进行了二次反击,只不过因为恐惧劲儿还没有完全消退,说话的声音还有点发颤,不够连贯。

可哪知,话也问出口了,有禄和尚也后悔了,随即狠狠捣了自己的秃头一下。

现场立即回敬给他一阵哄堂大笑,那意思就是——傻X,有亲爸爸杀亲闺女的吗?

有福和尚一看馒头和师弟的两次自辩,全都不成立,顿时吓得又哭了出来。眼看这就说不清楚了,有寿和尚突然灵光乍现,憨声道:“大,大人,你说我们杀了小姐,凭什么啊。黄老爷平素对我们这么好,又是舍财,又是施斋,我们是吃饱了撑的吗,得罪我们的大施主?”

有寿和尚这一句话问出口,让秦升更加满意,今天这几个嫌疑人可以啊,都很有点刑侦意识嘛。

一直在沉思的范小舟,也微微点了点头。

嗯——可以啊——这个问题那应该叫——杀人动机!

PS: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求收藏,求推荐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